您在这里:ope体育官网 > ope体育滚球官网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中企复工遭遇利比亚“政绩工程”

发布时间:2012-04-11

返回利比亚的中国企业大多处于“损失核定”阶段。但利比亚过渡政府急迫期望中国公司复工,一来可以安置居民,二来可以为大选做准备,以此作为政绩项目。 

39,当两万名班加西民众涌上街头抗议利比亚东部“自治”时,这一天对常伟才来讲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工作日。这位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利比亚分公司的负责人之一,在班加西的公司厂房里和同事们忙碌着——继续检测去年战乱时遗留在当地的机械设备。 

这七八百台设备如今堆放在院落里,抬眼环看周围厂房,有时能看到屋角处还有清晰的弹孔。“相对于其他中资企业,我们的损失并不大。”常伟才表示,由于厂房距离班加西的公路有一定距离,因此并未受到战火的太大影响。“只是去年3月战乱之初,有很多当地人跑到工地里抢劫。” 

整体上看,根据中国商务部部长陈德铭日前接受采访时给出的数字,中资企业在利比亚约有一百几十亿美元的工程项目。这些项目在利比亚内战中损失严重。中方正与利比亚政府交涉,希望利政府按照国际惯例和法律,正确处理和赔偿中方项目。

中资企业索赔面临三种结果 

去年12月就返回到利比亚的常伟才坦言,损失核定会是一个比较复杂的过程,“包括对每台设备分别进行检测评估”,而从现在算起,核定工作还需进行数月。 

今年2月初,中国商务部的工作组曾抵达利比亚进行工作访问,当时,工作组就中国企业参与利比亚重建和妥善解决项目遗留问题与利方交换了意见和看法。利过渡政府住房和公共设施部副部长阿里强调,将尊重战前与各国企业签订的合同,成立专门委员会,处理解决原有项目的遗留问题。 

目前,利比亚的国家索赔委员会负责所有外国公司和本国公民在利比亚战争中损失的赔偿。现有的中资企业把最终赔偿磋商的结果好坏分为三种:一是等待我国政府从大局上统一协调,以政治姿态与利方改善关系、最后成功解决赔偿和欠款、保函等问题,中国公司自主选择复工与否;二是对利比亚市场进行判断后谨慎复工,而利方在签证、海关、赔偿等方面给予全力帮助,虽最终可能会因为赔偿问题牵扯时间长,但中国公司仍可以获取部分利润;三是中国公司坚持不返回利比亚,由政府协调失败,利比亚变现保函款,中国公司蒙受损失。 

其中,中利双方关于战争索赔争议一直主要集中在银行保函上。银行保函相当于一个银行担保,当合同双方签署协议时候,甲方(业主)支付给乙方(工程方)款项,乙方同时交给甲方同等数额的银行保函,以保证双方可以互相制约,并互相信任地开展项目。银行保函额度随着乙方完成工程的增多而递减,包括在施工中标后交一个履约保函(2%总额项目资金),在收到预付款后交出一个大约为20%项目金额的付款保函。一般在一年有效期后,保函应该顺应延期,但如果利方业主要求中方公司复工时,中方不复工就有可能保函被对方变现。 

随着利比亚局势的不断演变,保函保全所面临的形势日趋严峻。对中方企业来讲,这可能是个困难的选择:不延期保函可能遭遇利方索兑,而延期则使得风险更加难以控制,同时也将产生巨额的保函手续费,使企业的损失继续扩大。而一旦银行保函被索兑,企业在利比亚也将失去与利方业主谈判的重要筹码。 

“不过现在来看,利方业主的态度都比较好。只要在约见谈判时不多次无故爽约,基本不会面临被索兑保函的情况。”一位中资企业负责人告诉《国际先驱导报》。 

但北京建工集团负责人称,情况并不乐观。因承建利比亚一万套住房项目,该集团自中国进出口银行北京分行开立了三份预付款保函和一份履约保函,总金额折合人民币约11.75亿元人民币。进出口银行已多次收到利比亚撒哈拉银行发来的不延期即索赔的电文,鉴于当前利比亚的局势,经与进出口银行商议,北京建工从未对撒哈拉银行发来的电文进行过任何回复,一旦利比亚保函被索,企业资金链将断裂,后果将不堪设想。 

利过渡政府偏重选择“政绩工程” 

与漫长的赔偿磋商时间相比,利比亚民众更希望中国企业能早日复工。 

据了解,在利比亚基建市场上,主要是中国企业和土耳其的企业在建项目。而从声誉和口碑来看,中国企业普遍受到利比亚民众的欢迎。 

战乱后,利比亚城市苏尔特、米苏拉塔、艾季达比耶等城市被严重损坏,很多居民曾一度逃往国外避难,还有大量居民迁徙到班加西、的黎波里等大城市居住。目前,利比亚大城市人口激增,住房需求大幅增加,堵车现象严重;利比亚过渡政府为解决大城市内居民住房问题,也急迫期望中国公司复工,一来可以安置居民,二来可以为大选做准备,以此作为政绩项目。 

但是由于中国各公司项目状况不同,对重返利比亚的目的和意愿表现出了不同的倾向。有些公司的项目恢复起来自感无望,就想通过索赔争取些利益;有些公司的项目前期经营上出现了一些问题,希望借机退出;有些公司考虑的不仅仅是索赔战争造成的损失,还更关注今后在利比亚的发展。有知情人士表示,如何协调好所有在利中资公司的立场,统一对外,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 

各公司意愿不一致也与过渡政府在复工项目上的选择与偏重有关。利比亚现缺少外汇资金,过渡政府在对大选有利于政绩的项目、某些他们期望尽快复工的项目上,提供中国公司优惠条件;在某些并不希望复工的项目上,利方反应冷淡,这便挫伤了中资企业的积极性。 

如今中资企业中,华为、中兴公司早已恢复了在利工作。中兴公司26与利比亚最大电信运营商Libyana签署价值约合人民币上千万元的合同;两天后,华为公司也与Libyana签署了约合人民币数千万元的合同。华为公司现在利比亚有10名中国员工,本地员工有约50名。这两家公司都争取在6月底前逐步把利比亚城市的2G3G网络恢复到战前水平。 

“我们不像基建行业,现在由不可抗力造成的损失索赔不成功。”华为公司在利比亚的一位代表表示,公司估算损失大约一千万至两千万美元。

中企边干边谈期望政治介入 

据中建公司利比亚分公司总经理张作合介绍,在基础建设公司中,中建公司是第一个准备复工的公司,经过双方的4次谈判,中建与利方业主双方达成初步协议完成2120套房屋项目工程,用已完工未结算的款项作为新项目启动资金。 

中建公司的策略是,通过“有条件的复工”、“边干边谈”,在施工过程中同时开展复杂而细致的索赔工作,保全在利资产,继续保持市场份额。目前,中建公司在利比亚共有已完工未付款项1亿美元左右,利方希望中建公司可以在20124月签约,并于6月份正式复工。 

相关数据显示,由于当中国公司开给利方保函时,已经收到同等额度的工程款,因此中方损失金额的计算应该同时比对各个公司已收到的合同付款金额,同时核查保函金额,最后再加上已完工未支付的工程款最后确定中国公司的损失额。如是计算,中方公司在利比亚的整体损失额应该不到200亿美元。 

有分析人士建议,中国公司复工早,便有产值,复工晚,设备折旧与人员投入等都会加大损失,所以应从长远发展计算得失。也有中企负责人建议,在今后与利方的交涉和谈判中,应以中国政府高层作为政治先导,并携带援助工程,从根本上改变以往利比亚政府和利比亚民众对中国的态度。 

“现在,我们复工谈判的最大难点在于,我们希望合同价格能有相应上涨,至少提高10%。利方业主也没有拒绝这一要求,但要求提供申请提价的证据。”常伟才介绍说。

安全仍是中企面对的主要问题 

即便利方同意修改合同,中资企业在利比亚复工也有诸多问题需要注意。首当其冲的便是安全问题。 

战争期间,大量枪支流落民间,几乎每个利比亚家庭都有枪支,这对未来的社会问题和员工人身安全造成潜在威胁。在利比亚大城市内,安全形势尚可,但不时爆发小规模个人冲突,一些边远部落地区还时常发生战斗。因此,不少中国企业负责人认为,如果项目复工,建议中国有关部门以及本集团公司都加强对赴利工作人员的安全教育,对项目营地、办公室都要准备切实可行的防护措施,防止人员重大伤亡事件发生。这些措施包括:重新细化安全预案,利用当地政府的力量提供保护中国公司,并且招收大量的第三国劳工等(根据部分公司的调研,利方现倾向使用埃及劳工)。 

其次,银行资金困难,目前利比亚银行一天只能最高取现2000第纳尔(1第纳尔约合0.8美元),中国公司复工便缺少现金流。利比亚撒哈拉银行已同意,如果利比亚住房和公共设施部和中央银行批准,可以将工程款换汇;或可在今年6月前进行小规模初步复工。但这是否能最终成行?还要看利比亚过渡政府的最终态度与2012年利比亚大选前的政治走向,以及地方安全形势。 

由于当前利比亚新政府还未成立,过渡委领导的政权磨合和国家管理的正常化尚待时日;利政府对华态度以及制定的相应政策还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虽然大多中国公司所处的基建行业与西方公司关注的能源等重要行业有较大独立性,却会因政治方面原因使中国公司整体上在今后的项目实施和在利损失索赔工作中面临极大的风险。 

“只能说,如果各方面局势继续好转,中建公司有望在今年七八月份正式复工。”常伟才表示。

返回列表

上一篇:500强房企卖房首超两万亿 行业竞争分化加剧
下一篇:中国建筑股权激励或“难产”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