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这里:ope体育官网 > ope体育滚球官网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环首都经济圈的“虚”与“实”

发布时间:2012-02-04

1月初,“环首都绿色经济圈”再次成为河北两会代表们热议的话题之一。

  环首都经济圈的概念始自15个月前,随后又被改为环首都绿色经济圈。201010月,河北省政府《关于加快河北省环首都经济圈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正式出台,提出了在规划体系、交通体系、通信体系、信息体系、金融体系、服务保障体系等6个方面启动与北京的“对接工程”,在北京周边的十余个区县,建设高层次人才创业园区、科技成果孵化园区、新兴产业示范园区、现代物流园区,以新兴产业为主导的经济圈。

  环首都经济圈的高调出炉,立即让房地产商如获至宝,一系列美好的“对接工程”尚未浮出水面,环京贫困带的房价却已先声夺人地“发展”了起来。香河、固安等区域的楼市飞速发展,每平米售价一度上摸8000元,而离京最近的燕郊的房价更是突破了万元。河北房地产业去年一年的发展进度,相当于此前几十年的进度总和。

  “环首都经济圈承诺的所有规划都不见踪影,只见房价往上涨。”“房价倒是向北京看齐了,可我们的收入还是河北的啊,我们越来越买不起房了!”河北人面对飞奔的房价和停滞不前的生活水准,颇有微辞。

  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曾经被热炒的环首都经济圈仍然停留在理论阶段,有人指出“省委意见不一,北京不配合,中央也不支持”,“地方官员为了造势进行了太多承诺,而不是先着手改造极差的软环境和配套设施”,更有甚者将其形容为“只有地方政府、开发商、投机客三方参与的博弈”。

  那么,环首都经济圈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圈:是一个只停留在想象层面却不具备具体可操作性的虚拟之圈?还是一个能实实在在带动京津冀共同发展的经济圈?

  河北:雄心勃勃

  7年前,河北唐山附近的滦南县宾馆里,住进了几个行踪神秘的人,他们租了一条船,到当时还荒无人烟的渤海小岛——曹妃甸转了一圈,什么也没说就走了。这一举动引起了当地警觉,经盘问,方知“神秘人”是首钢的。

  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工业搬迁项目,就此拉开了帷幕,也为环首都经济圈战略的构想提供了第一个脚本。

  2005218日,国家发改委做出关于首钢搬迁到河北唐山曹妃甸岛的批复。对于河北省而言,首钢的到来,意味着一座钢城、一座石化城凭空而起,直接带动了河北的经济发展;而对于首钢来说,首钢一直都想发展,但是被限制住了,而曹妃甸项目则是一次机遇。

  7年过去了,首钢的这一项目自2009年投产至今,净亏损已超过50亿元。但这并没有阻碍雄心勃勃的河北省关于环首都经济圈的战略构想。河北有32个贫困县272万贫困人口环绕着北京,这一战略无疑为消除这条环京贫困带的提供了最佳时机。

  有人担心,环首都绿色经济圈中,对经济圈前冠以“绿色”的限制,会对环首都地区的产业发展带来限制。河北省政协财政经济委员会主任王金洲坦承,这确实会在某种程度上制约产业发展,但环首都地区现在也是寸土寸金,要提高门槛从而限制一些产业,把土地资源都留给高端项目。

  “北京已完成从聚集到扩散的过程,环首都经济圈就是要吸引高端要素,发展高端产业,”王金洲说,“把环首都区位优势转变为发展优势,打造新的增长极,彻底消除贫困带,带动经济社会发展。贫困带消除的速度取决于环首都经济圈推动的进度。”

  河北省的这一战略获得了不少专家学者的支持。北京市社科院经济所所长赵弘认为,“环首都绿色经济圈”的建设,可以使北京与环首都经济圈的城市和区域之间实现优势资源的强强对接,在更大范围、更大空间尺度上来谋划首都及周边区域的整体发展,形成以首都中心城市带动、区域中心城市支撑、腹地区域共同发展的城市群,成为我国转变发展方式的示范引领区。

  新加坡邦城规划顾问有限公司副总裁白岩指出,环首都经济圈势在必行,原来北京具有虹吸作用,把人才、资金都吸到了北京,现在首都已经不堪重负了,需要外溢,就需要各个开发区、产业区配合承接这些溢出。“中心城市能力越强,就越要有强大的腹地来支撑。”白岩说。

  北京:反应冷淡

  继奥运会之后,北京面临人口暴增,交通拥堵,产业急需转移升级等等困局,北京要成为一个世界级的大都市,需要更广阔的腹地。而推进提出多年的京津冀一体化,不失为一个疏解困局的良策。河北省,被认为是北京的最好帮手之一。

  世界上许多国家均设有首都经济圈,如东京、伦敦、巴黎等,都有自己的大都市圈,这些都市圈不仅是国家的政治和经济中心,也是国际金融、商务、文化及信息交流的中心。同时,依托首都经济圈建设促进首都城市国际化进程,并使之成为首都迈向世界城市的重要空间基础。

  2011年年初,北京规划部门开始与河北省政府、部分城市地方政府频繁接触,共同规划京津冀城市群。3月,“十二五”规划正式出台,首次提出了“首都经济圈”的概念——“推进京津冀、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地区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打造首都经济圈”。

  虽然“首都经济圈”和“环首都经济圈”只有一字之差,但其内容却有着天壤之别。前者已进入国家发展战略,而后者还仅仅停留在地方政府层面。河北省提出环首都绿色经济圈,就是要与首都紧密结合起来,服务首都、借力首都、对接首都、融合首都。

  目前,北京已在交通和人才等多方面与河北开始了联动。北京市规划委主任黄艳在2012年北京“两会”期间透露,在首都第二机场建设的推动下,京津冀都市圈建设将于年内正式全面启动。河北廊坊现已被纳入北京市轨道交通规划,北京地铁M6线、轻轨L2线已为对接燕郊、廊坊做好了预留条件。此外,在人才、教育、医疗等资源的共享上,北京也与河北开始了联动。

  河北省制定的“五带环北京”的规划也有了新进展,省政府计划融资200亿元全面对接北京通信等基础设施,以期尽快实现固定电话区号010在规划中的14个县市全覆盖,实行交通、通讯和基础设施京冀一体化。

  不过,河北还是感觉到,北京对河北的主动对接反应冷淡。在河北提出建设京东、京南、京北三座新城承接北京人口时,北京方面将重点放在了自己区域内的卫星城建设上。同样,因首都第二机场横跨北京大兴区和河北省固安县地界,北京方面曾试图将固安县划入北京管辖,但河北方面一直没有明确答复。

  清华大学区域与城市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施祖麟指出,GDP考核、财权分配等问题是阻碍京、冀合作的深层次矛盾。

  如何打破壁垒

  王金洲指出,建环首都绿色经济圈不仅要有规划、政策、对接等支持,还要建立完善工作推进、利益共享、生态补偿等三种机制。“目前行政的力量大于市场的力量,靠市场无法构建这个圈,只能靠行政来推动”。

  “只有在国家发改委建立这样一个协调机构,才能够真正打破各种壁垒,让各种先进生产要素能够自由流动起来。”河北省常务副省长赵勇说。

  施祖麟则建议“最好由国务院副总理来负责”,他认为不仅首都经济圈的城市群,全国各城市群都应该成立相应的协调机构,统一协调区域发展。

  韩国首尔的发展或许值得中国借鉴。据首尔研究院主席金尚范介绍,韩国的首都圈经济区此前也是这种地方政府之间自律协议似的沟通状态,但很快发现,区域发展不平衡的问题需要在国家层面上才会得以有效解决。2009年,韩国设立首都圈广域经济发展委员会,三地市长(知事)担任共同委员长,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按照比例承担相应的费用。这个委员会有强制执行的权利,之前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而停滞不前的事情,由此得以推进。

  但也有专家对采取行政手段构建经济圈的做法持谨慎态度。

  眼下,虽然环首都经济圈的规划还没有最后敲定,但各路嗅觉极其敏锐的资金早已闻风而动,“我们有的县委书记说:就像做梦一样,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项目纷至沓来,应接不暇,说明有巨大的市场动力和需求。”赵勇说。

  经济未动,房价已先上。“这个规划出台的目的绝不是让‘房价先大’,而是为了促进这些地区实实在在的发展,扎扎实实的产业互补,让这些地区的百姓有更为富足和便利的生活”,河北省政府官员一再强调。

  “从民生角度考虑,这个概念是好的!但我们是不是要把步子迈小点,走稳点,欲速则不达,否则就不是缓解北京压力,而是增加北京的压力了!”飞涨的房价让河北当地人感觉,环首都绿色经济圈更像一个紧箍咒,喊声越大,民生就被束缚得越紧。

 

返回列表

上一篇:年报披露大潮将至 多家建筑类上市公司发布业绩修正预告
下一篇:2012年房地产金融的空间何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