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这里:ope体育官网 > ope体育滚球官网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破碎的民间借贷样本 2亿资金链缘何断裂

发布时间:2011-10-27

面对记者,杨小军(化名)捏着120万元借款单的右手不停发抖。现在,这笔钱究竟流向了哪里,已让他焦虑到食不下咽、夜不能寐。

  杨小军在鄂尔多斯做服装生意多年。自去年上半年起,他向朋友刘义平陆续借出120万元,月息25厘(年息30%)。今年7月,他没有按时收到利息,便催问刘义平。结果令他震惊:“刘说,他把钱借给了一个名叫张静的人,张静突然不给他钱了,他也没办法。”

  本报记者获悉,杨小军所说的“张静”是名34岁的女子。她已于8月底投案自首,目前被警方拘留。此案目前报案金额约为1.3亿元。

  数位债权人表示,目前仍有张静的部分亲属及其他债权人尚未报案,张静欠款金额应超过2亿元。

  近日的鄂尔多斯,到处都是关于民间借贷的传言,“张静案”2亿元左右的借贷规模,甚至不足以成为街头巷尾的主流谈资。然而,透过此案,人们可以对当地特殊的民间借贷乱象管窥一豹:只借熟人、不问去向、链条冗长。

  资金只借熟人

  与温州不同,鄂尔多斯的民间借贷链条中几乎没有担保公司等金融机构的身影,绝大多数以亲戚朋友间的相互拆借为主。

  和杨小军一道借钱给刘义平的,还有他的生意伙伴白明(化名)等人。白明称,他陆续借给刘义平共470万元,大多是跟老家陕西府谷县的亲戚朋友转借而来,人数多达四十余人。

  杨、白二人和刘义平在商场里一同做服装生意多年,对刘非常信任,加之利息偿付一直很准时,所以放心将钱借给他,合计近600万,不料如今遭此困境。

  刘义平向本报记者证实了这一情况。自2007年起,他便以2分至25不等的利息先后向20多个亲戚朋友多次借款,并转手将钱借出,从中赚取利差。直至今年1月份,他一直在与这些熟人分享着高息回报。

  “只跟熟人借钱”,可谓维系鄂尔多斯民间借贷体系的关键因素。一位房地产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常有外地有钱人受到高额利息的吸引找上门来放贷,但大多遭到拒绝。他的理由是:“熟人信任我们,不会经常来催款,生人就不一定了。如果来催钱的人太多,资金链就有可能出问题。”

  而刘义平借来的钱最终转手到了张虹手里。张虹是张静的堂妹,二人通过服装生意相识多年。2007年,他借给张虹第一笔自有资金10万元,月息为25厘。

  自2008年起,月息逐步开始上升,最终稳定为3分。由于张虹付息十分及时,刘义平的借款数目逐渐上升,自己手头紧张时,便常常向亲戚朋友借款,再转手借给张虹。

  20106月,张虹因颈椎病发作,经常外出看病,便将此前债务转至张静名下。刘义平称,当时债权人和张静对此均无异议,“张虹原来借钱的时候就说是和张静一起做生意,借给姐妹两人没什么区别。”

  但从今年1月起,张静开始拖欠利息。刘义平自称目前所受损失连本带息共约1600万元。但他还不是本案最大的输家。刘义平和多位债权人称,刘的内弟王喜栓是张静最大的债权人,借款数额约5000万元。但王喜栓婉拒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借款不问去向

  多位债权人表示,在张静拖欠利息之前,并不知道张静的“生意”是什么。

  巨大的举债规模使得张静每月都得支付巨额利息,为避免资金链断裂,她不得不借新债还旧债,债务越积越多。

  奇特的是,记者调查发现,“张静案”连环借贷中的各个环节几乎都未设定还款期限。一位债权人称,“每月3分利息,借三年的话,利息比本金还高,谁会急着要本金?再说都是熟人,哪好意思催债。”

  今年1月起,张静开始拖欠利息。面对债权人的催问,张静解释称,银行贷款收紧,典当行也放不出钱来,资金周转不开了。

  但张静所谓的“生意”是什么?多位债权人表示,在张静拖欠利息之前,自己并不知情。本报记者调查得知,在这条长长的借贷资金链上,很少有人会主动了解自己的下家把钱拿去做什么。

  这并非偶然现象。记者了解到,在鄂尔多斯,“不问去向”几乎成了民间借贷的一条“行规”。“大家都是亲戚朋友,问得太细了会伤感情。”一位债权人说。

  破碎的民间借贷样本:2亿资金链缘何断裂?

  面对刘义平情急后的追问,张静称将资金用于她所经营的煤矿、铜矿等。另有债权人表示,张静在达拉特旗投资了两家酒店,此外还将部分资金用于其父张骏清所投资的房地产项目。

  据记者调查,张骏清目前在鄂尔多斯市西汇水务有限责任公司工作。他告诉记者,张静是自由职业者,平日与他联系甚少,在张静被警方拘留前,他对女儿的借贷状况毫不知情。

  面对记者“你是否拿她借来的钱投资房地产”的问题,张骏清情绪激动地表示:“出事以后,经侦大队来找过我好几次,如果我用了她的钱,我还能正常上班?”

  借贷链条冗长

  今年7月底,张静突然关掉手机,与外界失去联系,疑似跑路。她的消失引发了连锁反应。在这条长长的借贷链条上,任何一个环节的断裂都会引发下游的混乱。

  一位债权人称,东胜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曾告诉债权人,此案共接到20余人报案,且尚有部分债权人不敢或不愿前来登记。

  而据本报记者调查,仅刘义平一人的下游链条所涉人数便有可能超过百人。此案所涉人数究竟有多少,链条有多长,暂时难以准确估算。

  张静资金链的断裂对其债权人造成了巨大压力。杨小军告诉本报记者,刘义平自今年6月起不再向他支付利息。情急之下,他要求刘义平立刻清偿本金,但遭到拒绝。

  杨小军认为,刘义平有故意转移财产逃避债务之嫌。“他有三套房子,分别转到了妹夫、姐夫、二哥名下。”

  而刘义平则辩解称,自己曾向多位亲属借钱,这样做是用房子抵偿上述几人的欠款,除此之外,实在无力偿还其他债务。

  无奈之下,包括刘义平在内的多名债权人先后前往“打非办”报案。张静迫于压力于8月底投案自首,并被警方拘留,此案就此浮出水面。

  另有消息称,张静的堂妹张虹在不久前也曾被警方拘留,因病情严重,现取保候审在家。东胜公安分局经侦大队称,此案正在进一步侦查中,有望在六个月内得到妥善处理。但对于案情的具体细节,不便向媒体透露。

 

返回列表

上一篇:持续八年的铁路项目超速发展或开始减速
下一篇:中国城市化进程“亚健康” 规划管理均不到位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